秒速赛车官网 > 科幻小说 > 燃烬之余 > 二十九 沉船幽灵

燃烬之余由秒速赛车官网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纵然我见惯了不合常理之事,可仍觉得此事不合常理。
    我站起身说:“这位游骑兵少校,她叫什么来着?暂且不管,她在这屋子——很可能是她的住宅——遇上了凶手,他们斗在一起,少校她并没用枪,也没用任何兵器,敌人用铁爪手套一类的武器将她杀死...”
    弥尔塞斟酌道:“也可能是她用此类武器?又或者并非武器,而是像猫虎一类的爪子?”
    我说:“她?她并没有经过恶魔改造。”
    弥尔塞说:“你继续说。”
    我渐渐找到感觉了,我曾有一本侦探小说,深深为之着迷,翻来覆去读了不下五十遍,只可惜附近没有能让我装腔作势的烟斗。我慢慢踱步,说道:“凶手行凶后,将她....身体拆散,弄得零落一地,却又有闲情雅致替她缝上止血的丝线?然后他情急之下,又烧了一把火,试图掩盖证据?”
    弥尔塞说:“这凶手是不是有间歇性的精神病?他不可能一会儿紧张,一会儿又悠闲。”
    我环顾这间棚屋,相对于低层平民而言,她这里算宽敞的了,上下两层合计三十平方米,住的人不多,或许与她合住的是她的丈夫或父母。
    楼下未被烧着,我在橱柜中找到了男人衣物,我找到波尔,说:“把附近的邻居都找来。”
    询问得知,这位丽塔·曼少校并非独居,她和她的弟弟住在一块儿,不久之前,她找了个男朋友,并将此人带入了黑棺居住。
    这位少校的状况倒与拉米亚相似,这念头让我心生怜悯,我发誓一定要替她找出真凶。
    我悄声问乏加:“能调取这两个人的资料吗?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她的弟弟是黑棺的平民。而关于她的男友,并无相关资料。”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    乏加说:“在第一层到第二十九层里,居民最多,胡乱无章,这里有所谓的‘黑民’,是帮派违法运送进来之人。因此,他并不曾在黑棺的资料库中登记过。”
    黑民?
    我问:“黑民是怎么进来的?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通常是伪造证件与逾期不出,当地的帮派收取高昂的会费,他们甚至有办法移除计时装置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但黑民一辈子也别想出去了。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很难,但也并非没办法。”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办法?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非我多能知晓。”
    唉,她毕竟只是自顾不暇的小天使,而并非全知全能的上帝。她一定很寂寞,从远处楚楚可怜地看着我,心潮起伏,芳心萌动,渴望这位英勇的叔叔能多握着她,陪她聊聊天,抚慰她枯竭冷漠的心....
    乏加说:“恶心。”
    我问:“恶心心?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讨厌!”
    我问:“讨厌厌?”
    乏加终于说:“闭嘴!”
    我倍受打击,无奈之下,收摄乱绪,问:“那这个黑民躲在哪儿?”
    乏加不再理我了,真是开不起玩笑的孩子,当初她用鬼歌折腾我,我也没不理她。
    我问其中一个神态关切的女子:“小姐,向我描述一下那个男人。”
    她说:“这人很强壮,有些凶,头发长长的,但面容很英俊,不超过二十岁。他一看就是那种帮派角色,身上纹着花纹。”
    我问:“怎样的花纹?”
    她说:“一个拿剑的恶魔,像是那种瘦了许多的红色恶魔。”说到这里,她低声说:“他本来绝不会暴露肌肤,可那一次很偶然,这一层的通风系统坏了,他除下衣服擦汗,我才看见,他肌肉好得很呢!”聊起这,她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。
    我惊讶于这女人居然不怕这凶恶的嫌犯,甚至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,莫非对女人而言,对爱情的渴望当真大于一切吗?
    我问:“这人平时在哪儿工作?”
    她说:“他替集市打扫垃圾,别看他那样,为人很老实。”
    这可让人大跌眼镜——能被游骑兵少校看中的男人,一身帮派打扮,居然老老实实地扫大街?
    我说:“你有多久没见到他了?”
    她说:“就三个小时吧,我大早上就看见他出门了,随后发生了火灾,黑棺自动灭了火。”
    我注意到她的房子与这一间正相对,从她狭小的窗口,有一架望远镜。
    我问:“你偷看这间屋子?”
    她干脆地说:“是,我忘不了那个男人,所以我看他在阁楼换衣服,他也不在乎。”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又心生希望,说:“那你看见究竟发生了什么吗?”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她仔细想了想,说:“并没有,事情发生时,我可能还没睡醒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?我看你只是喜欢那男人,所以替他作伪证!”
    她用力摇头,说:“不,我真的....真的....我想不起来,我也许正好在看窗口,看他回来更衣,可我....”
    我严厉说道:“此事牵涉极大,如果你知情不报,我可以把你赶出黑棺!让你连黑民都做不成!”
    她急道:“不要,我....”忽然间,她双目翻白,在我面前晕倒。
    这情形很不对劲,似乎是某种精神冲击,强行令她遗忘所见之事。我命民兵将她扶走。
    萨尔瓦多说:“如果....这事儿牵涉到邪术与魔法,不如去问问那个驱魔师?或许会有线索。”
    我这才想起还这茬,问:“这人会不会是个骗子?”之前我已经在奸商手中上了个大当,对黑棺中的陌生人总不免戒备。
    萨尔瓦多说:“那可是迈克尔侯爵要见的人,驱魔师就算有一百颗脑袋,只怕也不敢耍侯爵。”
    弥尔塞也说:“屋子里邪门的很,你也感受到了那种精神压迫,如果那个驱魔师真的灵验,倒也不妨一试。”
    我心里不是滋味儿:想不到我这熟读一本侦探小说之人,居然要借助这招摇撞骗的神秘学家,可不论如何,那个驱魔师是难免要去见的。
    绕过一片矮房,见到一片低墙,墙上是黑瓦的屋檐,点缀着植物,竟是个闹中取静的寺庙。
    我们推开门,是一个庭院,这庭院的摆设简单而高雅,低矮的树叶与石头灯盏错落其间,我不知此人是如何在这不见阳光之处种植这些植物的。这院子不小,倒也可以饲养驼鹿。
    我们走向院中古色古香的大宅,刹那间,我只觉精神紊乱,心神不宁,仿佛在廊柱之后埋伏着众多凶恶的敌人。萨尔瓦多面露惧意,停步不前,他说:“小心,是个陷阱!不能贸然进去!”
    弥尔塞说:“是念刃。”说话间,长剑已在掌中。
    我挡住了那人的精神攻势,点头道:“确实是。”也释放出了鱼刺枪。
    一个面有病容的老人从门后走出,手中握着一根涂着黑漆的木杖,可仔细一瞧,他也并不算老,他梳着大背头,双眼凌厉,穿着黑色西装,挺胸收腹,脸上无一丝皱纹,却给人以极为苍老之感,似乎是某种被时代抛弃,却又死活不肯舍弃自己尊严的老军人。
    弥尔塞低声说:“奥奇德。”巧合的是,我恰好也想到了养父。这老人身上有与养父相似的气魄,可他又与和蔼的养父不同,他格外严肃,又彬彬有礼。
    他说:“来客是谁?是剑盾会的?”
    弥尔塞说:“是的,先生,我们听说此地有一位神秘学大师,特来拜访。”
    老人的背挺直了几分,他迈步走出,木杖竖起,他说:“对我使用念刃。”
    我知道剑盾会中常有此礼仪,由一位剑术导师考校学徒的剑术。通常剑盾会的战士都会学一些念刃,纵然有高下之分,可却都明了念刃之理。导师通过突发检查,让学徒经受考验。
    弥尔塞点头道:“是!这是八仪剑,传授自奥奇德爵士。”说罢,他朝老人冲去,一剑直刺,念刃的作用下,这一剑破空时发出巨响,但我知道弥尔塞收发随心,绝不会伤了老人。
    这老人将木杖一横一转,弥尔塞的剑顿时变得软绵绵的,紧接着,弥尔塞的剑掉落在地,又被老人木杖敲得滚落在弥尔塞脚旁。
    弥尔塞震惊地仿佛见到达莉亚躺在我床上。
    老人说:“你的意志力仅此而已吗?”
    弥尔塞捡起长剑,朗声道:“不仅如此,先生,接下来我会使用‘石杉’,我曾用此剑劈开大石,还请先生量力而行。”
    老人表情森严,说道:“非你量我之力,而是我在量你之力。”
    弥尔塞全神贯注,悄声呼吸,刹那间,他抡圆长剑,用意志发出锋锐凌厉的力量。
    老人并未躲闪,居然将木杖一扔,单手一挡,这招威力充足的“石杉”被老人徒手接住。
    弥尔塞惊骇地仿佛发现达莉亚还活着,而且变成了男人。
    老人说:“行了,你的念刃已很不错,考虑到你的年龄,是相当出类拔萃的。”
    他指着我说:“轮到你了。”
    弥尔塞惊奇地问道:“朗基,你也学会了念刃?”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鼓足力气,将鱼刺枪捅出,我的意念驱使影子狂涌向前,老人露出冷笑,用同样的手法去挡我的石杉,但我稍加操纵,念刃陡然转弯,从背后刺向老人,可老人如同赶苍蝇般随意一拂,我的影子顿时消散。
    老人说:“真是异想天开,你还没学会走路,已经想着学飞了?”
    我们惊讶于老人的神技,弥尔塞说:“先生,我们甘拜下风,可否请老先生告知尊姓大名?”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我只是一艘沉船里的幽灵罢了。”他语气中流露出懊丧之意,转身走入屋子,关上了门。
inject()

秒速赛车官网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燃烬之余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

友情链接:秒速飞艇官方网站  吉林快三  ag体育平台  平安彩票平台  重庆时时计划免费软件下载  澳门永利彩票  幸运飞艇app计划网  99彩票平台  澳门六开彩开奖结果2020  亚洲彩票平台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