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赛车官网 > 科幻小说 > 燃烬之余 > 十四 巫毒邪术

燃烬之余由秒速赛车官网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我服下毒药,在荒蛮的丛林中,成为了追猎者。
    贝蒂就在50米开外的一间小屋中,她是个年轻女孩儿,与拉米亚年纪相当,金色头发,受了些伤,却显得坚毅顽强。
    她和萨尔瓦多相拥而泣。
    小屋里有吉良一伙人搜刮的食物,大多数是罐头,上世纪的保鲜技术真不错,罐头里的东西尝起来味道还行。
    拉米亚把拾到的武器分给我们,说:“枪里面各有六发神剑弹,还是老规矩,别落空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趁药效还没消失,我去追踪吉良。只要有一丝痕迹,他就逃不掉。”
    拉米亚回答:“那人比红色恶魔更狡猾,更敏捷,而他的伤不足以影响他行动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他是个心腹大患,如果他还活着,肯定会有下一次袭击。他背叛了摩天楼,怎么会让我们回去告状?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你说得对。”她转身面对萨尔瓦多,说:“保护好她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说:“一定。”
    我和拉米亚动身,吉良比我们先跑了半个小时,起初我辨认血迹,后来跟踪脚印,再然后跟踪空气中残留的余温。
    他躲在一片公园的商业街废墟间,他知道我们要来。他又有了变化,更加气急败坏,头上长出了一根左角。
    他喊:“拉米亚,换做你是我,你也会这么做的!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尤涅是黑棺所有人共同的财富,我识大体,不会如你一般卑鄙。”
    吉良:“共同的财富?说得轻巧!你以为执政官的地位至高无上,没有人能动摇?不,他控制不了我们实验室,他只能管得了你们瓦尔基里联队!”
    拉米亚:“是麦宗指使你的?”
    吉良大笑起来,说:“这件事与麦宗爵士无关,我只是不能容忍瓦尔基里联队继续得势。”
    拉米亚:“我们都在为黑棺,为幸存的人类而战,为何你认为我们非得势不两立?”
    吉良:“你比谁都清楚,我们的本质不同,我们的理念不同,我们并非同类!你是机体,我是恶魔。”
    他发出咆哮,朝我们狂奔,拉米亚和我一同朝他开枪,神剑弹威力非凡,一轮齐射后,他倒在我们面前,生命迹象消失,却再也变不回人样。
    拉米亚取出乏加牌耳机,我见到红灯一跳一跳,我问:“你在录音?这玩意儿还有录音功能?”
    拉米亚关闭了录音,说:“这是最好的证据,免得到时候他们纠缠不清。”她对耳机说:“乏加,都记录了吗?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收到,即将入夜,你们必须尽快返回。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我们会尽快回来,也将带回补给。”她顿了顿,说:“杀了老威。”
    乏加说:“明白。”
    我与老威交情不错,他多半只是个被吉良利用的可怜虫,但谁知道呢?万一他对尤涅做什么手脚,想要鱼死网破,又万一他发现事情败露,对乏加不利,那可就追悔莫及。
    萨尔瓦多与老威同样是背叛者,但结局却恰恰相反,黑棺中也满是背叛与欺骗,又有包庇与不公。稍有不慎,就有杀生之祸。老威,你虽有一技之长,却只是个小人物,弱者无法自保,你是血淋淋的例子,我不会忘记你的教训,多谢,永别了。
    我们回到萨尔瓦多他们那里,忽然间,又起了风暴,电闪雷鸣,降下倾盆大雨。雨水竟是可以饮用的清水,我连忙取出瓶瓶罐罐去接,拉米亚说:“不必,当心被风暴吹走。”
    与乏加的信号被隔断了,我担心乏加,更担心她许诺给我的账户,但只要杀了老威,在尤涅里几乎和在黑棺中一样安全。
    贝蒂拉着萨尔瓦多的手,走向拉米亚,她说:“拉米亚姐姐,我再次替萨米(萨尔瓦多的昵称)向你道歉,他对我关心过度,才会这么做,不然他死也不会背叛你。”
    我嗤笑了一声,我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,但她的话着实太可笑了。
    贝蒂瞥了我一眼,目光又回到拉米亚脸上。拉米亚微笑道:“我几乎以为再见不到你们,但现在你们还活着,这对我而言就足够了。”
    她这话可真让我嫉妒,她何曾对我这么说过?萨尔瓦多不过是她的亲弟弟,何德何能与我这萍水相逢、并肩作战的战友相提并论?
    终有一天,长官,我会让你敬仰,我会让你毕恭毕敬,我会让你追随我左右,我会令你发自肺腑地服从我的每一个命令。
    我很沮丧,我从口袋中取出刚刚从萨尔瓦多头发上摘的发丝,塞入刚造好的小人中,取出一枚钉子,嵌入小人的脑袋。
    萨尔瓦多说:“姐姐,我发誓,再不会有下一次了。”
    拉米亚站起身,吻了吻萨尔瓦多的脸颊,说:“别往心里去,这件事已经过去。”
    &nb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sp;我用小锤子砸小人的脑袋,但似乎没什么用,萨尔瓦多还好好的。这扎小人的巫术是我从杂志上看来的,这种迷信玩意儿多半靠不住。
    拉米亚指着我说:“他叫鱼骨,是个非常可靠,非常可敬的战士,正是他救了你们,你们可以完全信赖他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和贝蒂与我握手,感谢我的所作所为。我笑吟吟地十分客气,但并未放弃心中不断涌出的种种阴谋。
    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。这是老威用生命教会我的。
    暴风雨没有停的势头,我们只能在这小屋中过夜。在暴风雨中,倒不用担心强盗与恶魔。拉米亚用汽油生了一堆火,火有淡淡的汽油味儿,但我毫不在意。
    我一边有规律地扎小人,一边问:“长官,实验室是什么?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全称是麦宗巫术实验室。我们游骑兵中分为三个部门,我、萨尔瓦多、贝蒂隶属于瓦尔基里突击联队,吉良是麦宗巫术实验室,此外是民兵狩猎团,他们是中立的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麦宗巫术实验室?一听就是乱七八糟,上不得台面的东西。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我们突击联队专攻科技,一定程度上改造人体,并用先进装备武装。麦宗实验室同样实施人体手术,但他们研究的是超自然现象,比如恶魔,比如巫术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所以,你和吉良恰好是两个例子,你体内植入了机械,他体内植入了恶魔?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没错,我是个半生化人,他是个半恶魔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:“姐姐是我们之中最成功的,我和贝蒂都进行了小手术,加速新陈代谢,增强了体力,但远不能与姐姐相比。”
    我亲眼见到过拉米亚在瞬间爆发出超越红色恶魔的怪力,我还见到她不可思议的反应速度,她百发百中的动态视力,确实令人叹为观止。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鱼骨也很特殊,他能隐形,他能大范围感应,他喷出的毒液能重创那些恶魔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瞪大眼睛,贝蒂笑道:“真的吗?听起来就像是麦宗那些人啦。”
    我露出高傲的笑容,受人敬畏的感觉总是美好的。
    我引述:“当力量涌动时,我如雷电般移动,我借助大地之力,我能变得硬如磐石,那些于我,有如呼吸。”
    拉米亚点头说:“引自《诺德文书》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从胸腔中发出长叹:“黑棺外面的世界...极度危险,我时常感到自己的弱小,我不能保护我所珍惜的人,反而累她们遇险。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别提了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说:“姐姐,还记得十年前的晚上吗?那天....就像此刻,我们在漆黑的小屋中躲着风暴,躲着....他们。我如同此刻一样,痛恨自己的软弱,我想妈妈,我想...爸爸。”
    贝蒂搂住萨尔瓦多,亲他的额头、嘴唇,不住安慰他。拉米亚则握住萨尔瓦多的手,说:“傻孩子,要有耐心。”
    我恨这小子,我也恨这圣母心泛滥的世界?为何女人都爱这种软蛋?这颓废的软蛋为何反而能左拥右抱?我也有惨痛的过去,也保管能让这些女人听得流泪,可我提起过吗?我只字不提,因为那会把鱼引来。
    这残酷的纪元需要坚强的硬汉,但女人却仍偏爱这些未断奶的小白脸,真是荒谬。
    世道没救了。
    我问:“长官,十年前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我们的父母死了。”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死的?”
    这问题自然很无礼,我清楚,我在找打的边缘游走。
    拉米亚说:“父亲杀死了母亲,我杀死了父亲。”
    萨尔瓦多颤抖了一下,他说:“姐姐,那不是你的错....”
    拉米亚松开了萨尔瓦多的手,说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我打开一瓶酒,递给拉米亚,说:“长官,说吧,我非常想听。”
    贝蒂说:“凭什么?你以为长官愿意回忆这段往事?”
    我说:“拉米亚长官可不是你的宝贝萨米,她有什么忌讳?你以为她不敢直面自己的过去?”
    拉米亚举起酒瓶,喝了一口,她说:“那年,我八岁,萨米六岁,我们住在黑棺外的镇子里,城墙边的一座小屋。我父母,我,小萨米。贝蒂是我们的邻居。”
    “我的父亲是民兵狩猎团的编外人员,负责那片区的巡逻。即使在黑棺中,也会有偷窃与谋杀,大伙儿都叫他警长。他一直在努力,想让我们一家人有朝一日能搬入黑棺。虽然听说黑棺中的空间紧张,我们会住得很挤,可那就像被关进了动物园的笼子,我们能尽情地喝清水,保持清洁,再也不用再担心室外的风暴了。
    他一直是个好父亲,直到他剧变的那一天。”
inject()

秒速赛车官网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燃烬之余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

友情链接:乐橙彩票  澳门六开彩开奖结果2020  亚投彩票  新生彩票  手机买彩票网址  幸运飞艇官网网站  秒速飞艇官网  正规官方网彩票app  秒速飞艇和值走势图  2020正规彩票app